对话孔鹏:探秘旭辉“未来人居”

乐居小记者资深编辑

评论

精彩回顾
分享给朋友:
0 0 0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7:48

    陈海保:感谢大家的关注,本期《楼面》高端人物对话到此结束。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7:47

    陈海保:从业以来这个项目是不是最大的挑战?

    孔鹏:不是,这个项目就是大,你要说有多大的挑战,也谈不上,就是大和快,他还是一个传统的房地产开发项目,你只要想明白,做好就是了,你要说有多复杂,多大的挑战性还没有。其实在未知领域做探索有挑战性,像我们做的CIC的概念宅,这个挑战更大,这是我要花更多的精力做的事情,短期的精力放在重点项目上。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7:46

    陈海保:目前忙的最核心的是什么?

    孔鹏:就是太原的事情,那个项目大又快,推进的速度也很快,马上要把城市规划,城市设计拿出来,马上盖200万的安置房,两年之内交付,明年第一批土地上市,年底开盘,目前很多的精力都在这里。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7:15

    陈海保:是不是我可以理解旭辉北京要壮大、发展,其实更多的会在周边的城市里面发力比较多?

    孔鹏:我觉得是两个方面,传统的开发业务往外走,济南、石家庄这样的城市。北京市里面我们要做一些创新的业务,包括都市更新,包括农村集体产业用地,包括环京,我们是希望打造小镇为核心,环京如果不是小镇,单独拿地没有办法干,基本上三大策略。

    每个区域都有承载的重点,外线搞开发依然是高周转,在北京就是转向做重资产和持有,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侧重,环京有周转的部分,也有持有的部分,小镇不可能搞成房地产开发都卖了。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7:15

    陈海保:这套系统最早什么时候出来?

    孔鹏:最早的应用会在26街区,明年就交房了。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7:15

    陈海保:旭辉目前有目标吗?

    孔鹏:有,但是还在土地的洽谈阶段,这个事情的速度比我们的零号概念宅系统的开发速度还要慢一些。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7:15

    陈海保:环京不会有太多的发力?

    孔鹏:现在环京也有一些布局和土地储备,但是目前来看,比较难。我们看一个市场有没有机会,一定是自生型的市场,一定是本地的客户能买得起本地的房子,环京本地的客户不需要这么多的房子,大部分都是北京人或者外地炒房人购买,这部分限制之后,环京就没有产品解决方案,现在的环京给你500亩地,你做什么?这是最大的问题。

    我自己觉得都市圈最好的产品解决方案就是特色小镇,这是国家提的最好的方案,自带光环、IP和流量。

    我一直讲华高莱斯的李老师的案例,他说你造袜子叫袜子工厂,你生产袜子的人都住在这附近叫袜子小镇,把袜子的生产流程开放,可以参观,还可以定制自己的袜子,最后买自己喜欢的袜子走,这是特色袜子小镇。有三个属性,居住属性、产业属性和文化属性,这三个属性有的多有的少,文旅小镇文化属性和旅行属性特别强,但是也需要人口,你说特色小镇,也需要有居住属性。

    小镇这个东西有两个核心,一个核心是倒逼房地产公司把之前赚的利润跟产业相结合,脱虚向实,二次振兴我们的实体经济。第二个又可以疏解人口和高效利用,而不是在城市中心资源越来越稀缺,可以发展边缘的地区,发展的同时三个因素相结合,成功率会更高,这个事情是更靠谱的政策。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7:15

    陈海保:在北京有收并购吗?

    孔鹏:也看了一些机会,但是北京这样的竞争也很激烈。今年的联合体也拿了两块地,但是收并购也是大家都得到了信息都会去竞争,反正我们旭辉还是坚定的按自己的战略走。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7:14

    陈海保:旭辉去年做了100亿,今年大概的量是多少?

    孔鹏:去年我们成长的比较快,做了108亿,就是在北京公司实现的。今年就到不了100亿,新的地还没有供货,本来今年就有一点青黄不接。第二个,这次的政策和限购的来临对北京的业绩会有影响,今年的预期就没有去年那么好。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7:09

    陈海保:其实你们还是更多的以开发为主导?

    孔鹏:对。开发目前的占比比较大。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7:07

    孔鹏:也不是,我们首先定义是做开发行为的,我相当是做重资产和开发,像我在北京住宅开发肯定是一块,我们现在也会做写字楼、商业,包括今年我们已经在做了。我们的写字楼项目就在三四环之间,要做一个高标准的写字楼,房山我们也会做持有商业。目前的都市更新,这里面我们会投一些钱进去,以后就是持有,现在我们坚定的还是在北京和上海增加持有量,把租金收入搞上去才可以支撑以后的3000亿,这块也是我们的主要的战略。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7:07

    陈海保:我感觉你们的区域,比如说北京区域公司的战略跟其他的公司有一点不一样。龙湖他们是做多元的,比如说他们做翼展的公寓,商业、住宅。你们这边可以以住宅为主业,兄弟单位一起来做一些事情?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7:06

    孔鹏:这是长效机制很重要的组成部分,现在房地产要推出长效机制,很核心和重要的组成部分就是把租赁市场打开,现在我们租赁和销售的倒挂现象太严重了。

    现在整个市场的租售差带来的压力已经可以点燃租赁市场了,因为租房子对你来说,第一比较轻,第二更核算,你首先的本金有保障,你去做投资还可以吃利差,第三,你该得到的享受也可以得到。最大的问题是供应不足的问题。所以我们应该有更多层次的供应,让每个想租房子的人都可以租到,去解决销售体验的问题。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7:06

    陈海保:长租公寓这块,我之前跟龙湖的宋总沟通过,我们理解的长租公寓是给年轻人住的,但是龙湖提升到主航道之一,他觉得未来家庭式租房是一个蓝海,他把这个作为一个战略,你怎么看这个话题?现在我们讲租售同权,北京也说集体土地入市,您怎么看?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7:06

    孔鹏:还是可以的,现在我们在廊坊开了第一家幼儿园,9月1日刚刚参加了开园典礼,一个月的时间招了91个孩子。整个教育系统很先进,有外教,在廊坊当地有很大的反响,这是一个典型的案例。

    房山的项目要打造一个以儿童教育和培训为核心的小型商业,我们也会跟教育集团一起研发教育和培训的IP。

    长租公寓现在北京326出了政策,很多的商住房以后不好销售了,我们会跟旭辉领寓的品牌进行合作,有一些就地转出租。

    包括装配式住宅上也已经在做了。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7:05

    陈海保:北京区域对五小龙的支持力度有多大?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7:01

    孔鹏:北京就是按照全集团的统一部署走的。我们在推一线当家,经营导向,更多的自主经营权给一线,包括对费用的管控,投资的判断,集团慢慢的会把一些非高难度的标准程度化比较高的,战略影响比较小的统统放给一线,明年之内都会全面的实现。所以这个我想会是我们一个比较大的变化。

    现在的一些创新,五小龙,长租公寓,教育集团,包括顾问公司,这些也是用一些新的合伙机制推,所有的这些目的只有一个,全产业链上适应主航道上的航母,相当于房地产的上市公司,他需要的战斗群和护卫群,逐步建立起来,这个过程中拿出更多的分享机制,这个也是老板和董事会更开放的一些地方。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7:00

    陈海保:旭辉跟很多的企业相比,机制确实比较灵活,关于北京旭辉组织方面或者激励方面的情况是什么样的?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7:00

    孔鹏:这是对内整合,我们做了两个系统,一个是刚才讲的智能学习的健康系统,是做户内操控的,还做了一个户外的,是一个空间管理系统。举个例子,未来的五年到十年里,一定可以看到自动驾驶的普及。那时候一个城市就需要500万辆车,而且每个人都不应该再拥有汽车,因为那是巨大的浪费,早上起来出门你就去,上班之后他开走了去接下一个人,这个场景未来五到十年就可以看到,当这个场景出现了以后,我们现在修的那么多的地下车库干什么用?

    所以我们需要大量的二次空间的解决方案,现在我们提出了众筹空间的概念,通过一个操作系统把功能集成起来,让你在这个系统里面使用这些功能,我们在旭辉丽舍的共享空间已经做好了,现在在做调试,做了一个共享的健身房,无人职守,你只要在APP上预约时间,到那就可以开门用,用完了就走,他自动断电,你的下一个用户给上一个用户建立一个评价,建立一个信用体系。

    现在的房子越来越贵,你买一个别墅家里都有一个健身房,但是多少人可以住得起别墅。我们可以把很多的空间腾出来,通过共享的定义让人高效的应用,这样就把楼宇的空间最大效率的应用。

    就像我们住酒店一样,你舒舒服服一个卫生间,一个卧室,其他的都共享。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7:00

    陈海保:除了这个还有什么研究成果?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6:59

    孔鹏:会的,我们不希望这个东西做完了变成旭辉的独门武器,为了比别人卖高价或者怎么样,当然我们旭辉一定会用,但是谁要觉得好,都可以用,这个东西我们希望做一个开放式的系统,开放式的平台。首先接口是敞开的,其次是用户分享,我们希望为行业提供一套新的标准、算法和体系,而且我们是开放式的。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6:59

    陈海保:这套东西会对外输出吗?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6:58

    孔鹏:这个相当于是我们在清华的可持续住区研究中心的平台上做了很多的子课题,最后把这些子课题拉在一起,跟一个创业团队,也是清华的年轻人做的合资公司,叫爱享空间,用这个公司来实现刚才所有的这些作为项目的载体。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6:58

    陈海保:这个是跟清华大学一起合作的成果?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6:57

    孔鹏:对那是1.0的时代,我们有很多的设备设施,能实现靠空调降温,有热交换机,但是这些东西没有做更高效的协同。而人工控制的策略不一定是最优秀的,有可能你开了,都好了,但是浪费了很多的能源。

    什么是第一步的智慧呢,就是把这些东西连接起来,第二步赋予一些策略,能够用最低的资源消耗达到可持续的健康标准,这是我们赋予的策略。让他在这个策略下自动执行,再往下还可以智慧学习和识别,能够根据你的习惯而变,达到对你的一对一的适用。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6:56

    陈海保:我是不是可以简单的理解原来的科技宅更多的是人去控制他,实现物理上的目标。现在是通过一种算法让它自动产生这个效果?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6:56

    孔鹏:首先是一个房子,然后这个房子里面装了所有的机电体系,并且重新做了集成,纵向、横向的管线体系,可以做到管线换管线,装修换装修,另外我们把水、新风,包括空气过滤器所有的东西都集中在竖向的管线里面,户外可以更换,不会出现二次污染。

    第二个是装配式装修上做了大量的设计。

    第三个,我们根据这三项标准把这个零号概念宅里面的空气、光,水三样东西用大量的传感器连接起来,连接起来背后有一个智能的策略,这个智能的策略在后台自动执行的,展现的方式是前台手机上有一个APP,原则上是不用控制的。我们的APP和别的APP不一样,别的APP让你用,我们希望追求的是让你回家了就不用登手机,人走到哪灯自动开。手机只是干预时会用的,现在的状态我不适应,我可以调高温度,当你动了之后,他会自动学习,你动了三次之后,他就自动按照符合你习惯的设定安排,这个就是AI,人工智能学习和你的使用习惯的匹配。

    所以我们的零号概念宅,最核心的是把整套的逻辑在概念宅里面展示出来,让人真正的试住、体验,感受。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6:55

    主持人:是一个系统吗?还是一个APP?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6:55

    孔鹏:首先应该是一个观念问题,我是学建筑设计出来的,我们核心就是打造人居,人造空间。我们是做空间的,人造空间或者人居空间,其实是跟自然空间有本质区别的。我那天在琢磨有几个大的革命,最早我们的居住空间就是一个草棚子,从山洞出来到搭草棚子,什么都没有,很环保但是不舒适,人追求效率和舒适是天生的,后来有电了,有了照明。

    第二个重大的革命,我们有了上下水的引入到房子里面。

    第三个重大的改变是有空调、新风,最后人居空间越来越舒适。

    但是我们有没有想过,当我们的人居空间越来越舒适,付出的代价是什么,是资源的更大消耗。另外原来不需要那么多的空间,住草棚子的时候,所有的基础功能都在一个空间里面,现在豪宅,更衣室,淋浴室,越来越细,所有的这些是不是浪费?然后装修,一个房子盖好了,但是每隔十年要装修,是不是浪费。所有的这些加在一起都是巨大的浪费,所有的浪费都是因为我们追求过度的享受带来的。

    所以首先我们的居住或者空间价值观要端庄,应该是用最少的资源去实现可持续的健康标准,或者可持续的居住标准。第一,达到什么样的标准是合理的,建立标准很重要。所以CSC研究中心率先做了光、水、空气这几个环境的标准,以人为本,人在这样的标准的空间里面就可以得到最好的健康标准,但是不过分。

    针对这个标准,我们做了一系列的系统,用最环保的策略达成这个标准,或者说最低的资源消耗达成这个标准,包括我们把所有的住宅的机电体系,设备集成体系重新做了设计,我们做装配式的建筑基础上又做了装配式装修,装修一模块化,意味着可以替代,不需要砸屋子,就可以模块装修,现在已经涉及到小家电的集成,可以把一些咖啡机、榨汁机集中在一个面板上,这个面板可以收放。我们的设计是从项目整体规划一直到器皿,加在一起追求最大的效率。然后是策略,如果外面空气很好,PM2.5很低,温度适宜,就优选开窗,如果外面脏就开空调,关窗。所有的这些听上去很复杂的事情,怎么让人在无感的状况下实现。

    我们就提出了AI,智能跟空间的结合,我们怎么让空间变智慧,变成智能的空间,真正智能的空间不是需要我们操作的,比如说给空调、电视装一个屏就智慧了,其实不是,最大的智慧是连接,连接了之后要有策略,在一个策略下执行。第三策略要有正确的价值观,达到合理的标准,这些都是我们现在在体系里面做的一系列关于未来人居的研究,这些研究到今天我们已经有了初步的样品,现在已经有了零号的概念宅,年底可能开一个发布会。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6:54

    陈海保:你在不同的场合提到过几次未来人居的概念,旭辉打造的未来人居到底是怎样的?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6:54

    孔鹏:行业好了,行业容量大了,你才有未来,如果一个行业萎缩了,就像柯达,胶卷的行业都没有了,你再优秀也会萎缩掉,所以我们一定要为这个行业做思考,同时应该自信,你只要是为行业做思考了,你就应该是一个行业的领军企业或者站在前排的企业,因为只有站在前排的企业才有危机感和义务。或者我们看到一些小企业,像特斯拉,他们原来不是很大,但是他们站在更高的角度思考,很快成为这个行业的领军企业,这个东西本身是一个相辅相成的过程。

    旭辉也试图在这个角度做思考,用这些东西激励自己,这个方向上如果有进步,我们相信会慢慢的成为一家更优秀的企业。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6:53

    陈海保:最近我看了一个书《未来简史》讲的就是很多企业研究人怎么去承受,其实也是在推动人类的发展,做的是这个。旭辉并不是为了自己本身做这种研究,更多的是行业的推动?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6:52

    孔鹏:我们这两天一直在讨论这个话题,因为大家都知道旭辉跟清华大学合作了一个可持续住区的研究中心,这个研究中心针对未来的人居做很多的探讨和研究,还有很多的开放式的课题。

    旭辉没有把自己仅仅定义成简单的开发商,就是买地,盖房子,销售,赚钱,我们始终觉得我们应该有义务和责任对这个行业和社会做一些事情。对未来做更多的思考,而在这里面最核心的就是我们旭辉和清华大学合作的研究中心,这本身就是我们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用我们集团董事长林中先生的话说就是从社会上取得了很多,上天很眷顾这个年代和这个时代的企业家,你就需要还给社会更多,不仅仅要站在企业的角度思考,如果你只站在一家企业的角度思考,成不了优秀的企业,必须站在这个行业思考,才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企业,要站在国家、民族甚至更大,地球、生态,人类的角度做思考,有可能跨出一个行业。这是很重要的一个思维模式。

    在这个思维模式的思考下,旭辉一直做这方面的探讨,所以我们的很多思考不是基于旭辉的思考,而是基于行业、人的思考,包括我们现在做的空间的研究,包括我们对很多东西的认识和认知,都在这方面做调整,我们试图思考这个行业的未来。我们的老百姓或者我们要住什么样的房子,现在收入增长这么慢,土地那么少,房子越来越小,这种情况下,我们用哪种方式可以让客户和用户过更体面的生活,有更好的消费得起的生活方式,能够享受更得体的空间,这都是我们在思考的。作为一个企业的思考跟纯学术组织不一样,他们可以做学术的探讨,落地不重要,但是我们的每个思考都希望落地,而且希望短期内可以有成效。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6:48

    陈海保:旭辉也在不停的快速的扩张,之前您谈过一个,旭辉最大的变化是格局和情怀,希望构建新的价值观,我想知道旭辉的格局和情怀,或者说价值观是什么?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6:48

    孔鹏:目前就是这样了。但是我们现在北京区域可能在探索一些其他的业务上,会有一些垂直的领域,因为我们也在做一些跟产业相关的特色小镇的事情。因为特色小镇,在全国的容量下可以做十个,但是不可能在北京做十个。所以这种业务以后要垂直做,旭辉相对来说比较灵活。我现在分几个半径,首先是管理半径,我的管理半径大概就是山西、河北、北京。第二是客户半径,这个更大,未来我们会进入海外,现在已经进入了香港,以后也许会到欧美,这些项目的客户来源,很大部分都来自于北京上海这种一线大都市。北京的客户可以卖三亚的房子,卖其他事业部的房子,也可以卖海外事业部的房子。

    第三个半径是产业半径,如果我们做垂直的产业整合,是以产业为导向,打造一个特色小镇,可以在北京做,在杭州做,也可以在武汉做。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6:47

    陈海保:内部北京区域有边界吗?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6:46

    孔鹏:我们第一个五年计划希望进入行业的前20名,500亿。我们又提出了第二个五年计划。第二个五年计划,最核心的我们是希望进入行业最主流,能够进前十,这是我们的目标。但是越往后越难,因为你前面都是非常优秀的企业,每个企业都是经过长期的积累,有自己独特的优势。五年要想进前十,企业销售规模就要达到3000亿,3000亿就不能只靠销售实现,你不能说生生卖3000亿。旭辉未来的发展当中,肯定是在产品和营收的多样化上有很大的进展,除了销售收入还有租金收入,通过这两块的测算加在一起实现3000亿的规模。

    这个定义下我们要做的是组织的转型,以前是集团和城市公司,现在我们已经进入了30个城市,如果每个城市对接集团总部,可能也管不过来,就需要有下一个级别的承接。我们跟万科不一样,万科全国分四个区,每个区下面管辖一些城市,旭辉希望全国范围内做15到20个集团,一个小集团横跨一两个省,你对整个这个地方市场占有率,资源的把控,都比较强,同时你的力量相对比较集中,不会顾不过来。通过15到20个小集团,每个集团做到200、300亿,这样撑起第二个五年计划的目标,现在就是总部平台化,区域集团化,以这种方式构成以后整个旭辉的管控模式。

    正是在这个前提下,现在以旭辉北京为代表的,组成环京、河北山东、山西都进去了,去年年底去了济南、今年进的石家庄,太原。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6:45

    陈海保:我们看到你带领的是北京旭辉,从北京的城市拓展到周边的城市,辐射的半径放大很多,跟以前的万科是不一样的,万科北京区域是正常北京已经有了,组合进来的。我不知道你们会有走出去的战略?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6:45

    孔鹏:我们判断很多城市还是处在房地产蓬勃发展的时期,像苏州、武汉、郑州,这些城市还是像五年前的北京,还有房地产开发比较好的基础。但是对于北京这样的特大都市来说,发展到这个阶段,要考虑的不是做增量,而是做存量,不是做新供应,而是做更新。

    所以这一定会是旭辉北京的重要的发展战略,但是具体集团里面占多大的比例,随着旭辉集团越来越壮大,北京公司的占比反而会下降,旭辉500亿的时候北京可以占到100亿,到现在一千亿,两千亿,全国城市覆盖范围更广了,北京的占比反而下降,在全集团的权重上,这个商业模式或者方向上,绝对金额上来说应该不是特别主流的。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6:43

    陈海保:这块是不是旭辉比较重要的方向?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6:41

    孔鹏:还不完全一样,太原的这种机会太少了,很难我再到一个省会城市再拿几千亩地。所以这个项目的身份定位上,包括我们签合同的时候,跟当地的领导和群众讲话的时候也讲,这个项目首先的定义我们不是开发商,也不仅仅是投资商,应该是跟政府高度结合在一起的一个区域城市运营商。

    但是我们之前提的区域运营商,其实是旭辉转型过程中给自己的定位。现在大家也会看到,北京的地很少,很贵,做增量开发越来越难。增量越来越难的情况下,怎么在存量市场上给自己做更准确的定位?怎么在这个城市里面给自己定义?这个里面涉及到的就是你要成为一个区域或者是一个城市的运营商,你运营的不仅仅是买地盖房子再卖掉,你应该是有在城市运营商做很多的思考。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6:37

    陈海保:是不是跟区域运营商一脉相承?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6:37

    孔鹏:我们搞房地产开发很多年,但是真正有机会打造一座城市,而且是在一个省会城市里面很难得。

    我们大概遵循了几个原则,第一个,首先从城市规划入手,城市规划的核心就是以整个土地经营为先,我们要先把土地的价值做上来,土地的价值怎么能上来,除了这个区域很好的山水资源,更多的是打造几个层次的配套设施,给当地引入好的医疗、教育、商业,这是基础性配套。除了这些再往上还有产业配套,产业规划,因为我们不能打造一个睡城,它应该是一个有活力的,人可以在里面居住、工作,应该还可以给当地导入新的产业资源。

    我们的项目位于太原的北部,是发展相对滞后的区域,现在的滞后反而成了先发条件,因为没有被建设过,可以做整体的规划。再往上是一个理念的问题,我们考虑的是要做整体的智慧的系统,人居的系统,包括现在最流行的智慧城市,海绵城市,智慧交通,雨水搜集,走的都是最前沿的,跟北京通州新城副中心的打造一样,请的也是清华大学的团队,我们的项目也是同一波团队做的。我们对标的都是国家级,首都级的最好的标准来规划设计的。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6:34

    陈海保:当时谈了很多的概念在里面,比如说健康、绿色。可以具体讲讲有哪些突破,跟以往相比?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6:31

    孔鹏:各位新浪乐居的网友大家好,今天很荣幸能跟大家做一个交流。太原的项目不是旭辉第一次做旧城改造、棚改类的项目,旭辉在其他城市也涉猎过。但是它确实是旭辉历史上最大的项目,因为这个项目大概有4000亩地,总建筑面积1000万方左右,里面200万方是回迁的安置房,去除之后可售面积800万方,总货值接近1000亿。这个项目应该是旭辉历史上最大的项目。我们希望打造一个北部新城,从城市规划和城市设计入手,而不是从项目设计开始做。

    目前,所有的拆迁工作都已经全部完成,整个的城市设计和城市规划今天上午刚刚进行了一轮探讨。这个项目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项目,而且里面涵盖的内容很丰富,可能有大型的政务区、商务区、居住区,包括学校、医院,影剧院等,相当于打造一个新的城市。这个城市整个人口规模在20万左右,预计历时十年左右才能做完。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6:29

    陈海保:我想问孔总第一个问题,前一段时间我们进入了太原,这个项目是旭辉第一个做的旧城改造的项目,这个项目到底是怎样的,可以讲讲吗?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1:14

    【直播预告】未来,我们应该居住在怎样的房子里? 9月20日16时,乐居特邀旭辉集团副总裁、北京区域事业部总裁孔鹏做客《楼面》高端人物对话栏目,首次详解旭辉的未来人居战略。

  • 资深编辑 乐居小记者 09-20 10:37


    9月20日16时,旭辉集团副总裁、北京区域事业部总裁孔鹏做客新浪乐居《楼面》高端人物对话栏目。


    旭辉的格局、情怀、价值观几何?

    首次进入太原操作新城改造,旭辉的战略布局是怎样的?

    以及打造的未来人居又是什么样的?

    还有旭辉的长租公寓做法有哪些特点?

    一切疑惑即将揭晓,敬请期待!

未来,我们应该居住在怎样的房子里?9月20日下午16时,旭辉集团副总裁、北京区域事业部总裁孔鹏做客新浪乐居《楼面》高端人物对话栏目。


孔鹏


1976年出生于北京,现任旭辉集团副总裁、北京区域事业部总裁。


十余年房地产从业经历,曾先后在多家知名房企担任高管职位,早年便拥有自主开发、创业经历,深谙房地产开发整个流程 。对商品住宅、商业办公、酒店、高尔夫等不同业态均有涉猎 。本科系清华大学建筑学系毕业,专业化的背景下,对产品研发、创新拥有超前意识和前瞻性判断力。


长江商学院EMBA硕士毕业、牛津大学商学院的培训交流经验。曾先后操盘滟澜山、颐和原著、旭辉御锦、旭辉E天地等多个项目,所操作项目多次获得业内外各项大奖。


旭辉集团


旭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是一家以内地住宅开发为主营业务的香港上市房地产开发企业(股票代码00884.HK)。 


旭辉总部设在中国上海,集房地产开发、建筑施工、物业管理于一体,具有“中国房地产开发企业一级资质”,连续8年稳居中国房地产企业百强,名列百强企业“成长性TOP10”、“运营效率TOP10”、“企业盈利性TOP10”、“华东品牌价值TOP10”,跻身“上海市房地产开发企业10强”,为“协会城市开发专业委员会”和“中国城市房地产开发商策略联盟”会员单位。


旭辉的格局、情怀、价值观几何?

首次进入太原操作新城改造,旭辉的战略布局是怎样的?

以及打造的未来人居又是什么样的?

还有旭辉的长租公寓做法有有哪些特点?

一切疑惑即将揭晓,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