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酒店设计之旅(福州站)

新浪家居

评论

  • 评论人头像

    新浪家居李可欣

    2018年收官之战

    回复

  • 评论人头像

    余泽洲[室内设计师]

    来来来

    回复

精彩回顾
分享给朋友:
0 0 0
  • 新浪家居 10-25 18:23

     主持人:吴老师做了那么多的地产项目,怎么样善用?

        吴滨:大家现在都很关注地产的不确定性,明年可能很多地产项目都暂停,但是对我们来讲好像没有影响,因为我们2018年比2017年还是有很强劲的增长。我觉得可能地产的冬天来了,可能反而是设计的春天来了,因为越来越关乎产品,因为没有好的产品就卖不动。另外一个感觉我们现在的客人越来越成熟了,越来越知道他要什么,他也很清楚,不会很盲目地找我做一个乡村,他很知道每个设计师你在做什么,客户对你的研究越来越多了。所以我觉得说明这个市场越来越成熟。

        主持人:我分享一些我自己看到的东西,你会发现市场总量其实还是在增的状态,但是为什么有的公司死了,最重要的原因是好公司整合了不好的公司,我们市场的集中度是在不停地增强的。第二我觉得看到这两年,其实设计公司大家越来越不像了,在细分领域当中的品牌会越来越突出。比如杨老师的精品酒店和品牌酒店在市场上一直是旺盛的。我可能作为媒体这是我看到的一些新的变化,包括用户的需求的升级等等之类的。先开个场,还是想把话筒给大家,看看有什么问题要问,大家可以踊跃举手示意。

        提问:我这边有个问题想问一下吴滨老师,刚才在你的PPT里面讲到了你用香樟叶铺在地板上,人走进来以后可以闻到香樟的味道,感受到树叶纤维破裂的碎感。你在PPT里面也有讲到一个词“活在当下”,我觉得这个点比较触动我。像我们很多年轻人生活在不管是大城市也好,小城市也好,包括我是在莆田,我们莆田的房价也非常高,至少对目前的自己来说。现在整个社会互联网发展得太快了,生活的节奏也非常快,就会感觉说每天会处在一种比较焦虑的状态。有的时候还有感情的方面,跟家庭关系方面,甚至说跟公司的领导、同事乃至说一些客户,大家之间有的时候会产生一些摩擦,总觉得这个人怎么样样,那个人不好,对自己一天的情绪都会产生不良的影响。我刚才有听到您说的刚才讲到的那两点,我自己感觉到设计不单单只是像色彩或者眼睛去看的,可能也需要用手去触摸,用声音去听,用鼻子去闻甚至去呼吸。综合这些,我是想到当我感觉到这些东西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当下的东西,比如说吴滨老师你可能为了这个PPT准备了很久,这个项目你准备了很久,可能你从上海来到福州,经过了长途跋涉才来到这里,所以内心会觉得很感恩。我的问题就是就您而言,您怎么让设计入到我的生活里,去帮助我解决生活里的困惑,让我离开这个会场回到那座城市的时候,面对父母的唠叨我可以心平气和的面对,面对工作的烦琐也会很坦然的面对,不会觉得那座城市千篇一律,会用设计的眼光去看待。我是想要您回答这个问题。

        吴滨:我想大概地回答一下你的问题,可能是两方面,一方面可能你觉得说去设计一个让你更加安静的空间,让你更加放松的空间可能是你喜欢的。第二个是说你面对业主的唠叨,可能你的方案业主怎么去接受是可以这么理解吗?

        提问:其实我现在还不是一名设计师,我是听了您的一些设计结合自己现在生活中的一些困惑,怎么用设计的方式去打造自己理想的生活。

        吴滨:可能在刚才的PPT里面会让你有些感悟,非常感谢,那说明我的PPT工夫没有白下,其实我觉得个好的空间它应该背后是有思考的,它所服务的对象或者空间的属性,不管是酒店还是居家,其实它有一个对象。比方说帮你设计一个空间,可能我就要了解你的想法,你现在的处境,你现在的一些状态,可能我会切入到这个状态上面给到适合你的空间。其实空间有的时候可以有一个共性的感动,但还有一种是相对针对性的去完成的空间的方式。我不知道这样是不是能够回答你的问题。

        主持人:谢谢,我也想问一下吴滨老师,就是刚刚我朋友问的问题延续,其实设计师对于一个空间来说,他的触感是很敏锐的,必须要有敏锐的触感才能做出让别人有感觉的空间。我想问当设计师处于对空间没有感觉的时候,我觉得这种时候是非常可怕的,吴老师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样的感觉,如果有的话想请问一下当处在这种感觉的时候设计师应该如何突破这种感觉?

        吴滨: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觉得在我年轻的时候就感觉灵感没有枯竭的那天。但是说实话就前一段时间我就有这种感觉,我就觉得我的灵感枯竭了,其实后来我也想了一想,当然我灵感枯竭我有一些方法,我觉得我是善于解决自己困境的人。我就会放下眼前的东西,因为我们还有团队,日常的维持还是没有问题的。放下以后我可能有自己的方式,我可能自己去旅行,可能去跟豪华一次机车的履行,我之前是跟朋友在蒙古骑了一周的车。看上去好像是跟一帮朋友,但是其实只有你自己,面对那么长的路,八个小时、十个小时的坚持,那个时候就是不断地自我调整,我觉得这可能就是我解决的方案。最后我发现,一段时间过掉以后我又恢复了我的感觉,其实我发现说这并不是说我的灵感的枯竭,其实有时候是对自己的要求越来越高。有的时候你在一个位子上就下不来了,我觉得可能大家对每一个品牌都有一些期待值,有的时候我们的业主经常会跟我们讲吴老师我们要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方案。每一个业主都有这个要求的时候我们也有很大的压力,我觉得这是一个好事情,如果你连这个感受都没有感受到的话,其实每一次的思考还是不够深入的,可能你才会觉得你的灵魂永远没有枯竭的时候。

        主持人:请杨邦胜老师也回答一下,这可能也会有同感吧。

        杨邦胜:做设计的时候,当拿到一个案子的时候,看到环境,跟这个人聊天,还有到了场地心中肯定会对你有触动,所以一定要建立起人和物之间的对话,因为所有的设计背后之外的一些事情,平常的积累这就是我们刚才吴滨老师讲的有时候要放空,要学会换一个心境。当你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当下的状态的时候,你的积累,你的思考或者是那一下的触动其实就是灵感的涌泉。我们想改变场景,改变心境,找到角度之外的事情来解决你当下的问题,才是好的设计。

        主持人:吴老师是用机车的方式突破,您是用什么方式?

        杨邦胜:旅行其实是一个很好的途径,大部分设计师都面临这样的问题,每天很多时间都是耗在工作上。托尼现在有一个很好的方案,每天只工作三天,有一天什么都不做,也不看邮件,也不工作,他就去博物馆,去咖啡厅,找到他自己设计之外的一种状态。所以我们想还是多放松,把节奏变慢一点点,我们觉得设计之外其实很多东西,比如某时候看到的一篇文章,或者一首诗,或者是设计之外的另外一个朋友的一句话,或者看到一个器物,看到一种异域的色彩或者听到不一样的声音,都可能产生设计的感觉。生活带给你很多的启发,还是要回到生活,回到放松的状态。

        主持人:约翰·范德沃特你有比较好的方式吗?

        约翰·范德沃特:我有一个办法,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对大家都适用。传统来说我们的建筑师是想出一个理念,就有点像打保龄球一样,我们把一个想法像一个球一样扔出去,我们希望能够击中一个表,这是传统的设计理念。但是现在我觉得可以用乒乓球来比喻我们现在的理念的成型,我们很乐于把我们自己的想法和我们的团队交流,像打乒乓球式的快速的交流,每个人提出一点的想法,通过这样的交流方式让我们获取更多的灵感。所以我们在这里给大家提供了三种不同的方式,大家可以都试一下。

        提问:我的问题应该是跨界,就像说商业空间很难达到把原有的模式怎么转换,就像我做影院设计,单纯的看场电影不是很无聊,就想怎么一边看电影或者吃火锅、做脚按之类的,给甲方创造更多的利益。像杨老师设计的酒店,我也专门买了机票去张家口看了,就是传统的东西怎么样跨界融入进去?


        主持人:首先老师们同不同意他的观点,如果不同意您会怎么做?

        杨邦胜:首先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思路,设计没有一成不变的模式,所有的东西都是有人为的需求,以人为本,吃饭就要感受食物的味道,跟视觉、你的听觉肯定有关系,但是也没关系。所以我觉得没有那么死的东西,只有打破界限,打破固有的思维才能产生新的概念。但新的概念要把矛盾冲突点解决好,一定会有冲突,你火锅的味道跟看电影,如果你注重食物了,注重客人的交流了一定听不到影像,所以你要把问题点找到,把问题了,就已经超越火锅店新的模式。我觉得新的探索和模式是突破设计很重要的一点,我们很多设计师在固有思维之下展开,合适好的东西就是颠覆,就是改变现有的状态。当打破固有的模式,新的设计,新的思想或者新的作品就诞生了,首先要敢于想这个很好。

        吴滨:我觉得你的问题是怎么让客人更赚钱,就好象我觉得没有一种绝对的好坏之分,两种都可以,就像你刚才说的影院里面吃火锅,这两种叠加我们也可以理解为,举一个很成功的案子,保时捷做跑车的,但是做了卡宴,把跑车和越野车结合在一起也成功了。比方说法拉利就不断地做限量版,只要你买到限量版就一定会涨价,法拉利就是小众品牌,就是这么大规模的工厂,就是要追求高利润率。保时捷没有那么大的规模要进入更广泛的领域就要做越野车,这两种都可以,要依据你不同的情况。看你要不要推荐客户在影院吃火锅,影院可能是一百块门票,加上吃火锅三百块,要给予不同的特征你给出不同的方案。

        约翰·范德沃特:我也非常认同有一点,在中国对于设计师最重要来说就是客户的需求。作为欧洲的设计师,还有一个问题我觉得也是非常重要,就是设计师本身的需求是什么。讲到设计其实有两个极端,其中一个极端就是美国一名建筑师说的,他觉得再怎么添加都是不够的,这个是没有止境的。当然还有另一派设计师,他们秉持“简单才是最好的”。就您刚才的问题,我认为这对于设计师自身来说也是在设计道路上一个自我成长的过程,设计师要不断地认知和反思,在自我的需求和客户的需求之间找到一个平衡。在我们的设计所,我们总是试图来说服我们的客户接受我们的观点,有的时候他们会提出过于繁杂的设计,但是我们告诉他们这个设计的价值所在。

        主持人:好的,我们最后一个提问机会。

        提问:这个问题我想可能我也会问到三个老师,因为这个问题跟之前的一位朋友有聊到过,就是跨界的问题,我也在思考,现在我们很多设计师其实都在跨界,觉得一个设计理念可以传习到不同的领域,因为我们也接受到两个理念。一个理念是匠人精神,专注一件事情做精、做专,做一辈子。另外一个就是跨界,有新鲜感,但是我们应不应该这样做,应不应该做这么多件事情。

        吴滨:我觉得这个跟每个人设计的理念有关系,就好象说跨界很多人会跟我聊到跨界的事情,会觉得你又做室内,又做软装做家具,现在还准备做建筑,也想做酒店,好像很跨界,但我觉得这可能是误会了。因为我觉得本来这几件事情之间对我来讲完全没有边界,而且它本来就是一件事情。对于我来讲我设计一个空间,当然我比较少设计电影院、体育馆这些公共场所,我一般只聚焦在住。这个住里面就包含了别墅、公寓或者酒店之类的,这些是我感兴趣的地方,当然餐厅我也感兴趣。

        比方你想象一下是酒店的大堂,住家或者是别墅,你能想象这里面没有家具吗?就好象我做服装,我只裁了一块面料,口子不是我配的,这个衣服很大的亮点扣子是藏在里面的,是最大的元素之一,我没有办法交给别人,甚至于说这个面料的选择和图案的设定,我觉得可能我对于设计的想法来讲,这些都必须我要控制,所以对于我来说往前是做完,软装一定要由我完成,软装的产品可能是由我设计或者我选择我喜欢的东西。再分享一个我小小的经验,我自己有一个私人仓库,这个仓库就是我在世界各地我看到好的东西,我喜欢的就会放在我的仓库里面,因为如果到了那个时间你再运用东西到里面时间是不够的,那些物件可能是老产品,可能是一个孤品,可能是很特色的东西,那这样算不算是又玩收藏的跨界了呢?其实不是,其实我非常专注,我的工作方法必须要包含这些东西,这是我对边界的理解。

        杨邦胜:这里面有两个东西是比较共识的,第一个就是设计有没有界的问题,毫无疑问设计是没有界的,因为所有的艺术理念、思想都是通的。第二做设计一定要有手艺人的精神,当你遇到一件家具,对它的比例,很细节的拐弯,多一点少一点的尺度,其实你有了很精细的、很精到、很精美的细节,你对大的作品才能做得完美。很多设计你看效果图画得很好,但是做完了要么就缺一点东西,这个只能通过小设计,小产品,你可以把一个勺子,一双筷子做得那么精美,我觉得还是要从小东西做起。如果我们没有机会跨界,至少我们要研究界外的东西,就是你做室内,你跟服装、建筑、音乐、文学、哲学之间的东西,只有冲破层层壁垒,我们才能找到可能属于你自己的一个设计完全释放的整体,所以那个整体才能产生好的作品。我本人也是特别希望有时间去吸收一些更多工艺的或者产品的东西,这个我认为是很重要的,就是你刚才说到的问题。

        约翰·范德沃特:我个人觉得这其实是我们建筑行业的一个迷思,就是因为在建筑行业似乎有一种区分,在城市建设、建筑物建设好像都是从一个固定的端点走向另外一个端点。但是对于我来说,很幸运的一点,因为我的国家荷兰是一个小国家,所以我刚入行不久就发现作为一个建筑师应该要有能力迅速地去学会各种不同的物件,正如我刚才所说的我的项目有家具,还有楼房。我接在中国的第一个项目的时候,当时我的客户问了我这样的问题,就是你建造过多少飞机场,但是你知道这个荷兰现在只有一个飞机场,我们现在也不需要再扩建更多的飞机场,因为我们的需求已经饱和了。所以我给各位的建议就是不一定要钻研或者深陷在一个领域,应该要在各个领域都有尝试,试着把这些领域中最好的东西提取出来,通过博采众长来提升你设计的发展。当然这是从我的视角来说。

        主持人:就像我们今天的主题一样“设计之外”,我们今天听老师的演讲更多并不是技术层面的东西,更多是对生活的体悟,对于人在空间里面的感觉,光线、风,当地的本土化的人文、草木等等自然的东西,我挺喜欢一句话的,说设计是什么,我当时采访过意大利很著名的设计师,他说设计是诚意,是职业对于这个服务人的诚意,或者职业的诚意。这句话我特别喜欢,他就是这样,如果你的职业没有诚意,没有在技术之外的感受,他可能真的没有办法完成他本身存在的意义。尤其在中国,设计师是我们的造物者,但是造的过程和造完之后的结果是不是真的对未来的生活是充满诚意的,我觉得这可能是每个中国的设计师更要面临的一个课题或者问题吧。所以这也是我们跟简一大理石瓷砖携手“环球酒店设计之旅”最终想表达的一个命题,设计之外我们应该用什么样的设计态度去对待我们的自然,身边的世界和身边的人。今天通过三个不同层面的建筑师,酒店领域的杨老师以及吴滨老师在探索中西方之间找到中国定位的设计师身上,他们的思考是有价值的,这也是我们办活动的最终价值。最后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三位老师带来下午四个小时的演讲。最后我想特别邀请大家到我们的台上和台下进行合影,这是2018年度最后一站,也是我们即将开始的2019年的开始。

  • 新浪家居 10-25 17:47

       

        主持人:谢谢吴滨的精彩演讲!

        我们似乎每个人都处在设计之中,但我们却又不能被设计束缚,停止探索的脚步。也许设计之外,才可能给我们更多的灵感和启发。我信心大家也有很多问题要和几位设计师做一个探讨。那么接下来,就让我们在此有请约翰·范德沃特、杨邦胜、吴滨上台共同开启今天的论坛对话环节。

        

        主持人:第一个问题是今年的市场对整个设计圈的影响是什么,在座的都是一线在做市场的人,大家先分享一下。

        约翰·范德沃特:我想从我的角度来说,因为我是一个外国设计师,我觉得现在目前我们面临的最大的挑战,就是怎样从一个迅速的发展转变到高质量发展。现在我们的城市发展速度非常快,甚至已经到了一定的极限,所以我觉得对于我们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找到一种新的恰当的方式来支持我们高速的发展。



  • 新浪家居 10-25 17:47

    吴滨:各位下午好!很高兴能够跟我们福州的设计师朋友能够有个交流的下午,也很开心邦胜兄帮我留了一些时间。其实我今天来参加这个活动有点名不副实,因为这是一个酒店的设计论坛,我很想做酒店,但是没什么机会做酒店。但是我觉得其实当下对我来讲,我最感兴趣的两件事情,或者对当下人群最重要的事情我觉得一个是家,一个是酒店。酒店越来越重要,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家毫无质疑,因为你生命中很长的时间会在家中度过,会一直跟着你的空间。酒店随着中国人经济水平的提升,越来越多人从旅游到旅行,酒店也从一个商旅的借住一宿变成体验的目标或者目的地。其实我是一个非常爱酒店的人,我很早也做了不少的酒店,但是我觉得我做的是中国最早的酒店,我心中也有一些自己酒店的版本,所以有机会我也愿意参加一些有意思的酒店。可能很大的酒店不是我们驾驭的方向,但是像家一样的酒店,或者像他乡友人一样的酒店可能是我的兴趣。所以今天我的分享可能对于大家对于住,对于你停留的空间或者说对于一些有意思的酒店可能有一点点启发。

        其实我觉得当下的人我相信会思考很多人跟空间的关系,因为空间会承载你很多的东西,就好象现在大家都非常地忙碌,整个中国的经济发展非常快,大家都在勇往直前,可能没有低头的时间,没有静下来的时间,都变得焦躁不安。甚至于慢慢的你的感官其实是迟钝的,所以为什么度假酒店或者有意思的酒店会这么吸引人呢?我相信它会给你带来一种情感的释放,或者带你离开现在的场所突然出现的似曾相识的感动。因为这样的思考正好是去年的设计周的展览,我做了一个光合作用的展览,既然是展览我想展览能给大家带来什么,项目都是做落地的实的项目,展览我觉得可能应该是一个虚的东西,所以我做了一个光合作用的空间。

        这个展览我让我的助手帮我去衡山路收集了非常多香山的落叶,这些落叶铺在整个场地中,进来的时候有一股很浓郁的香樟叶的味道,因为有了沙沙的声音让整个空间有静谧的感觉,这个叶子纤维被踩碎的时候,很多人会感受到静谧。我觉得在这样的地方可能它是一种对现实生活中的抽离或者说是一种对自己当下的状态,或者是远方的一个思考。我觉得可能这样的一个味道或者说呈现的体验,我想可能跟我想象中的酒店很像。这个是当时的一些照片。

        这个展览可能在现实的设计工作中还不能充分表达我自己的设计或者我的一些想法的时候,我觉得是一个相对有点脱离现实的思考。我觉得一个好的设计师可能需要低下头来把你眼前的事情做好,把商业的问题解决,把现实的问题解决,可能需要你不断抬头思考你未来的方向,这个非常重要。

        我觉得做这个展览的过程其实对我的帮助很大,我记得第一次我站在这样的台上分享我的设计,我觉得我现在想我那个时候的分享真的是非常稚嫩的。但是我觉得就是从那样不断地分享中,其实在梳理我自己的思考,我把我的东西分享出去的时候,其实它变成了我自己的东西。就像做这次的策展人,我在做之前就在想,因为展览一定要做一个虚的东西,一定要做一个给大家启发的东西。所以我没有全部邀约室内设计是,虽然它是一个很关乎室内的展览,我只邀约了6个设计师,同时我邀约了建筑师,平面设计师、音乐人,机车改装师。我觉得一个好的设计要不断地突破边界,要成长为一个好的设计师,一定要去涉猎跟他直接相关、间接相关、外围的东西。我觉得音乐、建筑、绘画、诗歌、旅行这些跟设计都有极致的联系。我们小范围的解决平面、空间、材质我觉得只是很小的范围或者直接的手段。但是所有的想法、灵感的来源、设计的路径是四面八方的,这是我的感受。而这种四面八方可能就可以归结为“无”,我觉得“无”代表一切,这是我们今年我的做“无”的展馆的现场,这也是参展的12位设计师、艺术家。这是当时的概念,做成一个艺术家乌托邦的村落,每个有人一个小盒子。

        最后再讲一下,其实讲了这么多跟设计没什么关联,但是又是我设计最关键的东西,所以最后再分享一个我认为支撑我空间设计最重要的就是家居设计。中午跟杨老师,跟戴蓓聊的时候说你怎么从做室内,又做软装,现在听说你还想做建筑,你到底还想干什么。我觉得其实是很朴素的一个道理,最早我做酒店的设计和施工,那是20年前,酒店做完以后觉得如果没有好的陈设这个空间就废了,就去找好的家具,找不到好的家具就自己设计,就懵懵懂懂地进入了家具行业,后来才知道这就是现在讲的软装。我觉得一直强调的空间一体化设计,而软装里面非常重要的是家居的部分。这是“未墨”去年我们做的设计,这是“未墨”最早的雏形,十几年前我们第一次参加法兰克福展,我们第一次代表中国在欧洲的舞台上呈现,当时叫“墨家”的系列。后来被北京设计周的双年展收藏了,这里面还包含了我们其他的一些产品设计,因为我觉得一个好的室内设计师,如果可以把陈设、展品都可以包容,这可能设计出来也是不同的。这是我对无间设计当下的空间解决之道。谢谢。

  • 新浪家居 10-25 16:18

    现场观众非常热情


  • 新浪家居 10-25 15:47

    主持人:谢谢约翰的精彩演讲。今天我们还邀请了中国著名设计师杨邦胜。他是YANG设计集团创始人、总裁、创意总监。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室内设计是之一,中国文化个性酒店设计倡导者。杨邦胜率领近600人的国际设计团队,为万豪、凯悦、洲际、凯宾斯基、希尔顿、卡尔森、雅高、硬石、安娜塔拉等国际品牌,设计超过500家高品质的酒店。杨邦胜先生山芋挖掘东方美学的独特意境,融历史、文化、艺术与空间之中,执着追求设计的完美境界。

        以前站的理念和无畏的精神带领YANG荣登2017年度美国《INTERIOR  DESIGN》(ID)世界酒店设计百大排名全球第十,并揽获国际国内200余项专业大奖,其中包括全球最高酒店大奖—美国IIDA“全球卓越设计大奖之最佳酒店设计奖”,以及素有酒店设计“奥斯卡”之称的第34届美国金钥匙奖“最佳度假酒店设计”大奖。

  • 新浪家居 10-25 14:57

        主持人:“环球酒店设计之旅”四年来,得到业界的极大关注。感谢四年来,所有设计师的热情,也感谢新浪家居和简一大理石瓷砖当初的决定和坚持。这个四年,我们依然保持初衷,为中国设计打开了更加广阔的设计视野和思路。

        “环球酒店设计之旅”鉴于高端的设计师互动交流,受到国内外知名设计师的高度评价,在此我代表主办方谢谢给我们带来精彩分享的设计师们,也谢谢今天的三位主讲嘉宾约翰·范德沃特、杨邦胜、吴滨以及在场的所有设计师的支持。

        为了纪念“环球酒店设计之旅”的四周年,我想特别邀请今天的几位重要嘉宾商场,一起为下一个四年开启我们的新旅程。有请约翰·范德沃特、杨邦胜、吴滨、李佳、薛总上台。

    四周年纪念仪式



由新浪家居主办

简一大理石瓷砖承办的

环球酒店设计之旅第22站   

10月25号  福州!


你可以见到的人:

YANG设计集团创始人、总裁、创意总监    杨邦胜

WS世尊、无间设计创始人    吴滨

NEXT建筑事务所联合创始人   约翰·范德沃特


       在更多追求个性与定制的年代,似乎所有的东西都在为博出彩而存在。奇形怪状的的楼宇设计、造型疯狂的产品设计、颠覆传统的室内设计……在许多展览现场都能听到人们对于一些设计作品的评价:“看不懂的就叫艺术”。当下的一些设计作品,不乏一些为设计而设计,为创新而创新,却忽略了许多设计本源的问题。


       但事实上,设计是多维度的创造。既要满足人们生活需求,还要体现情感体验和美学价值。杰出的设计作品总是有着饱含意味的形式感,能激发人的情愫,同时为人带来审美愉悦。 但设计不是“象牙塔”,它需要跳脱出规则、世俗的束缚,是组织不同关系之上解决问题的方法论。不为设计而设计,设计既在设计之内,也要在设计之外,它是人身体的延伸,既在情理之中,也更在意料之外。


       不执拗于设计本身,设计之内,专业使然,设计之外,亦有本源。




主题 :设计之外

            环球酒店设计之旅第22站  福州    

           

时间:10月25日

地点:福州三迪希尔顿酒店4楼  三迪宴会厅


流程:

13:30-14:00    签到

14:00-14:10    环球酒店设计之旅四周年  

                          纪念仪式

14:10-15:00    约翰·范德沃特  演讲

15:00-15:50    杨邦胜  演讲 

15:50-16:40    吴滨  演讲 

16:40-17:00    互动沙龙:戴蓓 杨邦胜  

                          约翰·范德沃特 吴滨